当前位置:首页 > 郜又亦 > 正文

海口农商行被指处置一笔六千多万债权时涉阴阳转让,回应称程序合法

摘要: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在处理海南天懋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天懋)因贷款问题形成的不良债务债权的过程中,海口农村商业...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在处理海南天懋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天懋)因贷款问题形成的不良债务债权的过程中,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口农商行)被债务人海南天懋举报涉嫌“阴阳转让”。

海口农商行被指处置一笔六千多万债权时涉阴阳转让,回应称程序合法

  海南天懋负责人赵凯东5月18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笔6100余万元的不良债务债权,已进入法院执行阶段。今年3月2日,银行通过中拍平台在线公开拍卖该债权,最终以起拍价4100余万元成交。3月8日,海南天懋从海口农商行得知债权被转让给广东小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小袋公司)。

  “公司在和海口农商行协商解决该债权时,曾被告知该债权抵押物系优良资产、6100余万元债务不予打折。”赵凯东说,他们认为上述拍卖与此前银行说法相背,相关债权被大幅降价,遂向银监会海南监管局和海南省纪委监委举报海口农商行。

  5月17日,海口农商行向海南天懋邮寄送达《债权转让通知书》称,该行4月9日将债权转让给广东粤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粤财公司)。

  “我们举报后又收到通知,买受人从广东小袋公司变为广东粤财公司。”赵凯东说,拍卖时竞价人只有一名,这涉嫌阴阳转让。

  就拍卖程序等问题,海口农商行相关负责人此前告诉澎湃新闻,他们的转让程序合法合规,但其他细节问题需书面发函采访。澎湃新闻5月5日发函后,截至发稿未获回复。至于被指涉嫌阴阳转让问题,该负责人5月17日表示,请等待宣传部门正式回复。

  负责此次拍卖的中拍平台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刘女士5月17日表示,当初交付竞买保证金的是广东粤财公司,她从来都没听说广东小袋公司参与此次拍卖。

  广东小袋公司相关负责人陈某5月18日向澎湃新闻表示,相关事宜不方便透露。至于债权买家前后变化的问题,陈某表示,全部都是正规流程。

海口农商行被指处置一笔六千多万债权时涉阴阳转让,回应称程序合法

  还贷不及时导致不良债务

  海南天懋与海口农商行的债权问题,得从2016年说起。彼时,作为上海天懋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天懋)关系单位的海南天懋,因为开发三亚风情街项目,在当年2月4日向海口农商行贷款7000万元,贷款期限为36个月,固定年利率9%。同年11月13日,海南天懋再向海口农商行贷款2500万元,贷款期限和年利率和前一笔贷款一致。

海口农商行被指处置一笔六千多万债权时涉阴阳转让,回应称程序合法

  在做两笔贷款时,海南天懋公司当时的股东曹波、张学成以及上海天懋、两名股东的家人分别对贷款进行房产、股权等抵押担保,并签订《保证合同》,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借款期限届满后,因海南天懋未能依照贷款合同清偿到期贷款本息,海口农商行于2019年就两笔贷款分别向海口中院和海口市龙华区法院对海南天懋及贷款担保人曹波、张学成、上海天懋等提起诉讼。

  经法院判决,7000万元的贷款欠本金5494余万元,2500万元贷款则欠本金853余万元。另需承担利息、罚息和复利。

  “对于法院的判决,公司没有任何异议,判决后,公司也一直在偿还债务。”赵凯东说,截至2020年,2500万元贷款本息全部还清,7000万元贷款的本金还剩3649余万元。因为遇上疫情以及公司内部问题,商铺销售陷入停滞,导致2020年下半年以后就未能再归还本息。

  而后,案件进入执行阶段。海口农商行也将该笔贷款作为不良债务进行处理。

海口农商行被指处置一笔六千多万债权时涉阴阳转让,回应称程序合法

  六千万债务降价两千万拍卖成交

  澎湃新闻了解到,截至2022年2月23日,海南天懋与海口农商行的贷款本金3649余万元,加上利息、罚息、复利,共计6100余万元。

  赵凯东表示,在案件判决后进入执行程序前,公司单方面拟定了《执行和解协议》,拟定2021年12月31日前分8期清偿剩余债务,但并未得到海口农商行的认同。进入执行阶段后,上海天懋公司实控人也多次到海口农商行协商解决,希望能协商解决这笔债务。

  “银行方面表示,我司的抵押物都是优良资产,6100余万元不打折。”赵凯东称,因为资金周转问题,上海天懋实控人曾在海口农商行的介绍下找到一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进行配资,希冀能买下这笔债务,但因不能接受对方公司提出的条件最终未成。

  2022年2月23日,海口农商行委托拍卖公司在中拍平台对该起单笔债权进行公开拍卖。

  拍卖资料显示,本笔贷款担保包括房产抵押、股权质押、个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第一顺位的抵押担保物是上海天懋位于上海市长宁区1972余平方米的办公楼及地下车位。拍卖公告期为2月23日至3月1日,竞买人需在3月1日17时前交纳300万元竞拍保证金。拍卖会时间为3月2日上午10点,起拍价为4100余万元。

  海口农商行在《委托人声明》中表示,本次拍卖为网络拍卖,有保留价、不公开底价,竞买人一经报价不得撤回,买受人应与拍卖人现场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买受人应在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之日起5日内与委托人签署《债权转让协议》。拍卖成交3日内买受人向拍卖人指定的委托人账户支付剩余成交价款,付款方式为一次性付款。

  3月2日,拍卖会开启,10点零31秒,竞买号L0000以起拍价开始竞价,但没有其他人参与这场拍卖,10点20分,拍卖师宣布L0000号牌成交。

  “我们一直忙着和银行协商,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场拍卖会,如果知道,我们也愿意交300万元保证金去竞拍。”赵凯东称,公司在协商解决时银行称不打折,一拍卖就掉价2000万元左右,而撬动这笔债权仅仅需要300万元保证金。

  对于拍卖及降价的情况,海口农商行相关负责人此前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海南天懋公司迟迟未能清偿债务,银行也只能走流程,至于降价拍卖,其他银行还有更低的打折,是在允许范围内的。

  熟悉不良债务处置的银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银行在处理不良债务时,会根据抵押物的优劣来决定是否打折处理。如果抵押物本身是优质的,一般不会打折或折扣不大,如果抵押物不好,打折的幅度就比较大。从程序上来说,一般不会存在什么问题。

海口农商行被指处置一笔六千多万债权时涉阴阳转让,回应称程序合法

  谁拍到了这笔债权?

  赵凯东方提供通话录音称,在得知债权被拍卖后,赵凯东3月8日下午从海口农商行不良资产处置部门相关负责人处得知,购得该笔债权的是广东小袋公司,对方并提供了广东小袋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让协商债权事宜。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广东小袋公司是一家注册资本5000万元的民企,实缴出资额0元,4月27日已更名为广东小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同日其经营范围也取消了资产管理(不含许可审批项目)等项目。

  通过海口农商行不良资产处置部门相关负责人提供的联系方式,赵凯东电话联系上广东小袋公司负责人陈某。录音中,陈某表示,他们是通过公开处置渠道取得的债权,他们也算是给银行帮忙,并让赵与公司处置部门负责人联系。

  赵凯东说,因质疑广东小袋公司的资质问题,且认为这场债权转涉嫌导致国资流失,海南天懋的关系单位上海天懋向银监会海南监管局和海南省纪委监委举报,也向媒体进行投诉。

  对于海南天懋的举报,海口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这笔债权转让的程序合法合规,其他细节问题需书面发函采访。澎湃新闻5月5日发函后,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不过,5月17日,海口农商行给海南天懋邮寄送达《债权转让通知书》。其中显示,该行在4月9日与广东粤财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约定,该行与海南天懋的债权转让给广东粤财公司,海南天懋直接向广东粤财履行贷款合同项下偿债义务。

  广东粤财公司官网简介显示,该公司2006年注册成立,2014年成为全国首批、广东首家从事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省级资产管理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由国企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额持股。

  “之前银行告诉我们买受人是广东小袋公司,在我们举报后,又变成广东粤财公司。”赵凯东不解地说,公开拍卖信息显示,此次拍卖竞拍人只有一名,不可能同时出现广东小袋公司和广东粤财公司,他认为该笔债权涉嫌阴阳转让。

  负责此次拍卖的中拍平台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刘小姐5月17日告诉澎湃新闻,当初交付竞买保证金的是广东粤财公司,她从来都没听说广东小袋公司参与此次拍卖,也不知道海口农商行为啥要让海南天懋与广东小袋公司联系。

  广东小袋公司相关负责人陈某5月18日向澎湃新闻表示,这些事情不方便透露。至于拍卖买家变化的问题,陈某表示,这轮不你们操心,全部都是正规流程。

  对于涉嫌阴阳转让的问题,海口农商行负责人表示,请等待宣传部门正式回复。

  上述熟悉不良债务处置的银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竞买到债权的,要以签订的《拍卖成交确认书》为准,虽然银行方面口头告知海南天懋是广东小袋公司购得,但如果不是广东小袋公司签订的,要以确认书为准。如果一开始就是广东小袋公司签订的确认书,事后不能私下变更为其他公司。由于目前竞拍信息没公开,具体详情需内部查询才能知晓。

  负责执行海南天懋与海口农商银行案件的海口中院法官5月18日表示,目前他们并没有收到银行提出债权变更的信息,在法院系统里该案的当事双方仍是海南天懋、海口农商行,至于是否违法违规,作为当事法官他不便评判。

发表评论